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BACK TO TOP |

[米] [文章评论] #伤者成痴,痴者愈伤 之一# §008§

BLOG独发: http://yvne.blog105.fc2.com/blog-entry-49.html
COPY的存在: http://yvne.blogcn.com
声明: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盗文者死~!



不知何时起,看句句篇篇再也流不出眼泪,大约是弄玉温采那会儿流到了枯竭吧。而今看着些惨淡的尾声,唯一的知觉便是心堵……那好似闷到嗓子口完全无法呼吸的堵。这难耐的感受,或许还不如痛痛快快洒几滴泪来得好…………只为那……一群群的痴傻的人儿。~~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jnyhgtm,kfj6t
~~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htyju565
虽然前几日专为斐然打了些字,这里还是想用他来做开篇。《风流》是多年来感觉很不错的一部,无论从人情的刻画上还是剧情的推动上,不急不躁,稳妥细腻,却又不似部分文字仅用华丽来包装空洞俗套的情节。而从整篇布局来看,有伏笔有阴谋有情义,仅八万字却感觉颇饱满丰富。而最要提的便是结局的震撼和无奈,尽管不陌生纸大的文风——中途无虐绝无可能——但始终都是只猜到了开头万万没料到那结尾。~~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mmf,yj6t5u5
~~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njhytfj6tu5
斐然看似快乐,他可以在父母处耍赖,可以在天子赐宴前自个儿兜转磨时;斐然看似风流,他可以一言惹起满朝文武窃窃私语流言四起,他可以在初识游信时便挤眉弄眼耍弄个不停;斐然看似洒脱,他可以在面临赐死诏书时轻松挥挥手淡笑如常,他可以仅把“悠闲”二字挂于自己长眠的地方。然剥开斐然精心为自己装扮的层层裹裹,留到最后的,却仅是个彻头彻尾瘦弱的痴人罢了。~~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mhjgky7k6
巨变之前的斐然,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儿?快乐定还在,却不同于今日,该是发自肺腑纯净无暇的快乐。或许,还带着雄心还带着壮志,作为那一年的文状元,又何尝不想竭尽所能报效于朝廷。然而齐祚在战场上失掉了性命,帝王也终究是个忌惮功高盖主的平凡人类……斐然失去了爱人,连带着和齐祚一起的抱负理想也一同随着棺木埋葬于黄土。斐然念着齐祚临行时的诗歌,醉倒城门,天真年少的希冀自那天后便不复存在。心灰意冷拌着天雨寒寒,也一并毁掉了斐然的身子。~~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jh,l,lkty7ji6
随后,便成了今日的季斐然。没了哀愁,丢了情感,康健不再,早已对一切都无所谓其有无所谓其无,甚至连自己的性命也是。心已死,留着躯壳又有何用,不如笑看空余人生,玩闹风流至终结。~~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jnyufmkuj5
~~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njuyfkfy76ijk6
游信却正是在这时不偏不移地闯了进来。对于游信这个人物,开篇时并不十分喜爱,一是被斐然一语道破的“够虚伪,够做作”,二是毕竟已有斐然这个珠玉在前拿来对比着一看游信的小性子实在是……不过最大的不满大约还是缘于游信对于斐然的态度。就好比完结章游信的自述,仅是贪图斐然的官位,想要靠着他拉拢权势地位。斐然真的是笨到不懂自保么……文状元这个头衔不是摆在案前看看了事的。斐然……怕是懒得自保,又或者是铁了心去寻些破理由破失误早早了了徒留韶华的生命。他能看出游信的目的,所以就顺便着用自己仅有的些看起来毫无价值的东西拉游信一把。~~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jnhuv,km6t
~~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bhgfnjdhuj5ji
斐然究竟什么时候爱上的游信,尽管从头一回碰面就整日整夜缠着游信好似阴魂不散还经常口出轻僈,看着游信的态度游离和暧昧,斐然的心里怕是一直明白他仅把自己当做阶梯罢了。所以在面对游信的吻时,斐然平静地好似丢失了魂魄一般。~~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mjhvgmky7j6t
~~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bhnndxtrhu4r
如果游信能够从头到尾“虚伪做作”,会不会反而是斐然的幸运?只可惜天不随人愿,游信开始偏离了自己的初衷,开始先于斐然萌生了情愫。他开始变得温和变得体贴变得不再似笑非笑,虚情假意敷衍了事的态度也渐渐蒙上了或多或少的爱,直到拥住眼前的人儿就好似拥有了天下般的心满意足……就因为察觉了游信的转变,在治水的那一路上,斐然也跟着开始别扭了起来。齐祚在斐然的心里一直都占据着很重要的一片天地,这一块难以磨灭掉的感情怕是斐然在终刻也没有忘却过,所以,斐然对着日渐真起来的游信,迷乱了。~~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njftmkt6j5t
斐然兴许在心里告诉过自己,不能爱上游信,他爱的是齐祚,是那个捉着画眉跑来跑去大智若愚的齐祚,是那个外表俊美的儒将齐祚,是那个明明应了承诺却魂葬战场的齐祚。然而在堂上,被游信背叛后的失魂落魄,斐然,你真的还能再用齐祚的名字来做这份情感的挡箭牌么? ~~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njhgmcfjujh5
分开的时候,斐然终究没有直面和坦言对游信的爱。却无人想到生离竟成了死别。当一切过往烟消云散后,斐然拈着褂子一声声地念着“子望”,惦记着游信回来后能问个清探个明…………顺便,是否也准备将自己的心意说个白道个透呢?~~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ngcmfkfyj5
完结章实实在在挖人心般地绞。穿插斐然和游信在不同时间的同一话题……再没有了对谈,只留得灵犀。云淡风清的笑终究是化作一缕烟魂而去,没有留给游信一丝本该承受的伤痛。我很恨斐然最后的“自私”,他知道齐祚留给自己的伤痛为何为甚,所以他定不留给游信,可斐然你孰不知活在没有结果的期盼中会是何等的茫然与无奈……游信的爱,是他承受你离去伤愁的义务……同样也是权利。你只知自己独身而走,却叫这世上少了最有资格为了你痛彻心扉的人。~~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nhgcmfkykm6
一切都结束了,再也见不着那洒脱清逸的身影摇扇而笑,偶尔眼眸深处划过一丝不合氛围的哀伤;徒留一个痴傻的人儿,在每日吹熄豆灯时,轻叹一声——~~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mjhgkk6
明日,他会不会回来?~~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ghmvfkmjk6t5rjh5u5
~~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hytdjhuy45
于是,伤者自会成痴;而痴者,则愈演愈伤。~~yvne所有,嚴禁轉載,盜文者S~~grthrjnjnee5h

(待续)
| comment:1 | BACK TO TOP |

脚 印

回复,验证发表时间
yvne 于 2008.01.29 01:15
2008/01/29(火) 01:14:43 | URL | yvne #-[ 編集]

留 印


秘密にする
 
| ホーム |

裊裊輕音韻光景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纖纖時今宵夢


yvne


Author:yvne

名前:yvne
昵稱:企企&77&企鵝&樹樹
性別:正太幻想
年齡:承上繼續幻想
組織:企狐愛心小組の企
親親:PPHC七人組·月企草
嗜好:男/童聲女優&禦姐音
本命:斎賀みつき 樣 ≧▽≦
有愛:井上麻里奈さん 白石涼子さん
身份:Mitsuki JJ後援團
專用寵物id:天樹·火月


重要提示:

本頁用戸發表的作品(包括任何文字和圖片),未經yvne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侵犯本站著作權,包括但不限於:擅自複製、鏈結、非法使用或轉載,及任何方式建立鏡像站點。違者必究。

BS偽原創和無良轉載+邪惡詛咒



涓涓清觴醉香凝

縈縈弱柳千絲縷

簌簌暮雨洗清秋

點點暗滴鮫珠墜



萋萋水橋邊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悠悠白月明如故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